關於我

曾經我患有甲狀腺機能亢進,吃藥吃了10幾年,那10幾年裡面,體重跟情緒是我最大的考驗.我經常暴飲暴食、晚睡、吃辣、又愛喝咖啡,身體水腫,每個月都要消耗大量的瘦身產品.情緒上我容易動怒、心情起伏很大,一下子可以很開心、一下子又會變得很沮喪,然後有時候心跳會跳得很快,也不容易入睡,真的是身心俱疲.

直到我在10年前,我開始接觸身心靈療癒,我的體重跟情緒獲得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我還是不時要回醫院複診.那時候,我正好在唸企管碩士,龐大的工作壓力與課程,真的讓我必須依賴吃褪黑激素,才可以入睡.結果這一吃,我就吃了將近3年,最後有天,我發現經期整個亂掉,我才驚覺到,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藥物了.

我開始改變飲食,開始吃有機的食物,那時候變開始接觸到有機精油….但是當時我對精油真的是一竅不通,我看到就買,結果買了一推,櫃姐都說很有效、很有感覺,但是對我這種重症病患,實在沒有太大感覺.直到有天,我看到朋友分享安定平衡幸福恬靜可以幫助睡眠,我半信半疑的買了這兩瓶回家用.因為甲狀腺亢進,不時我還是會有心悸的狀況,還有喘不過去來,半夜睡覺時,我就用安定平衡擦在胸口、耳後,很神奇的沒多久,我就入睡了.然後幸福恬靜我就拿來泡澡,因為味道實在是棒透了!

就這樣我便開始大量使用精油,的確許多研究都證實,精油可以改善情緒,調節自律神經,可以做為自我健康管理保健一個重要的角色.精油是一種揮發性的芳香有機化合物,它存在於自然界最基本的禮物中(種子、樹皮、根、莖、花朵、樹皮等等),我們稱之為 – 大地的禮物.我很開心且幸運的認識了這份大地的禮物,讓我擺脫長年的藥物控制.所以你真的可以說這是一種植物魔法.

我的媽媽長年有50肩的問題,有一陣子她常跑醫院、吃止痛藥、做物理治療,每次看她拿一大堆藥回家,我看了很心疼.那時她常說晚上不好睡,又說她肩膀痛,手都舉不起來.我決定用精油幫她,每週一次….後來有天她跟我說手慢慢可以舉起來了….然後也比較好睡了.這些都是因為精油的魅力,我跟我母親間的互動與感情越來越好,以前我的媽媽吝妤表達她的感受,現在我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幫她上精油.

我的父親曾經是台灣第一批農耕隊隊員,他離開台灣到達遙遠的賴比瑞亞、與馬拉威.小的時候,我每天期待看到爸爸從非洲寄來的信,看到他在非洲協助當地農民種植植物、稻田,辛苦的工作,我想起原來這是一份DNA的傳承,這是我的使命.

我很喜歡說話,在必要的時候,因此我的願景是協助更多人成功,我其實還有一個夢想是可以幫助更多像是非洲等偏遠的農民獲得好的生活與教育.這點doTERRA協助我完成了.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選擇doTERRA為我的精油事業.

非洲索馬利蘭是世上最窮困的國家之一,終年酷熱、寸草不生,放眼所及只有遍地沙礫,乳香木就成了當地最大、也是唯一的收入來源。殘酷的現實迫使徒有資源,卻沒有正規銷售管道的採收者只能以一公斤0.8分美元(約台幣0.24元)微薄價格賤賣村中的店家、店家轉賣給香料掮客,掮客再運至港口出口,層層剝削。為圖私利,掮客們一方面壓低收購價,一方面又驅策農民大肆濫採,為求溫飽,農民只能任其予取予求。但入不敷出讓農民沒有選擇,一年到頭不停的採收,當乳香木因過度採收無法出乳時,於是一棵棵的乳香木在這種做法下相繼傷重枯竭,甚至死亡。

於是多特瑞發起了「互相效力合作計畫」進一步將部落酋長、店家、採收者和村民組織起來,為社區蓋倉庫、收集站、組織合作社、聘請專家為他們做專業訓練並且雇用上千名婦女協助挑選和清潔乳香。擁有一份自給自足的工作,這對當地的婦女們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除此之外,多特瑞還透過旗下的「療癒之手基金會」以捐款的方式為當地建造學校和醫院。讓女孩們也能揹起書包上學,這是她們一輩子都不曾有過的夢想!

「在這個世界上,不論是人與人之間或是人與萬事萬物之間,都是互相影響,互相需要的。付出就是獲得,你所給予的都會回到你的身上。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多特瑞在全球有六百多萬的用戶,更必須為這個地球擔負起永續、互助的使命。」「不僅在索馬利蘭,『互相效力合作計畫』在全球四十六個國家與種植和採收精油作物的小農直接進行公平交易,其中半數以上都是開發中及未開發國家。也因此,我們有百分之九十六的精油來源都是獨家擁有,不虞匱乏。在我們的理念裡,民眾享受精油的效益、企業的營利和對土地的責任、生態的保育三者是可以共榮共存的。多特瑞在進行一場溫柔的革命,要用一次一滴一個人一個家庭的方式, 一點一滴地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精油是來自大地的禮物,老天恩典的讓我們可以取用植物最純粹的成分,療癒我們的身心靈,我們可以做的是,讓更多人知道精油的故事有多奇妙與美好.如果你跟我一樣有相同的想法,歡迎你來到我的學苑,跟我們一起分享與學習,這份豐盛,迎向富足人生!

*跟我做朋友嗎?趕快加我為好友,我們來聊聊吧 : https://line.me/ti/p/5JoXQmCyz4